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立坚的博客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常务理事、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中国经济国际竞争力创新基地常务副主任,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经济研究》匿名审稿人,比利时鲁汶大学应用经济系博士学位评审组成员、日本一桥大学国际共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亚欧峰会的最大贡献在于提出问题  

2008-10-26 00:4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10月25日就“第七届北京亚欧峰会”的成果接受《东方夜新闻》栏目的采访,内容如下:


亚欧质疑美国的霸主地位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 孙立坚


问:亚欧峰会已经落幕,在会议开始前,可能有人期待这次会议对当前金融危机提出点实际应对措施,比方说像十年前第二届峰会成立的亚欧信托基金之类的机构,现在看来,这个期待似乎是落空了?


:目前的状况和十年前东亚危机的状况不一样,那时,问题的发源地在东亚,波及面也限于东亚,而东亚曾经以她的奇迹震撼过世界,所以,救东亚意味着能够保住它的基本面,从而为今后与东亚开展更有效的合作打下扎实的基础。事实上,东亚危机以后,欧洲和东亚的合作不断在加强。但是,这次从美国爆发的这场百年一遇的金融大海啸,在世界经济和国际资本对美国严重依赖的失衡格局下,程度虽然有些差异,却波及到了全球几乎每一个角落,而且,欧洲的影响更严重,危机的性质也不同,再想像从前那样通过亚欧信托基金来救市,无论从注资规模还是从必要性上,都可以说“即不现实也不可能”。相反,各国自身动用所有可能的政策组合来控制国内危机的蔓延,实际上就是对平息这场危机所做出的最大贡献。

问:昨天,与会各方发表了一份关于国际金融形势的声明。你对这个声明怎么看?

:这个声明显示了亚欧各国政府在对这场金融大海啸的问题性质及其严重性的认识上达成了高度共识,它实际上是为下个月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的G20峰会“准备”了一份急需解决的问题清单!众所周知,目前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主宰着世界经济的运行发展,美国目前的货币政策和监管制度已经直接影响到周边国家的宏观经济运行质量,尤其是这次出自美国的金融大海啸更暴露出世界经济发展失衡的危害性。所以,脱离美国政府来探讨有效的危机应对方法是隔靴搔痒,无济于事。从这个意义上讲,下个月的华盛顿峰会才是我们最最期待的对象,因为它可能改变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一直维持到今天的国际货币体系的格局,从而影响到世界经济发展的新模式和失衡格局的转变程度。比如,会继续保持“美元主导”的货币制度。但或许会对美国政府的财政状况和投资状况实施国际的监管机制;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建立一种新型的由世界上几大主要经济体货币所构成的“国际货币指数”新单位。它对防止全球流动性过剩、国际收支失衡将起到一定的约束作用。当然,除此之外,还留下了其他一些国际货币制度重建的“想象空间”和确保美元体系稳定的国际合作手段。

问:我们注意到,这个声明中提到:有必要加强对所有金融从业机构的监督和规范,特别是加强对其问责。这一点好像和美国总统布什的主张有所不同,布什一直坚持对金融危机的检讨不能动摇自由市场的基本原则,您怎么看?

:布什政府一贯强调自由市场的救市理念。这意味着在目前国际金融市场中资产价格受到严重破坏的时候,任何理性的民间主体不可能在这样的价格环境中进行交易来承担风险,所以,只有发挥各国政府的“最后贷款人”功能,来购买没有“投资价值”的金融资产,从而实现向问题机构注入资金的救市效果。一旦市场平息了流动性恐慌,资金开始寻找能够带来稳定收益的资产,那么,价格就会恢复它的“看不见手”的资源配置功能,政府才能在民间主体愿意接受的合理价格体系下把经营权和所有权重新交回到市场的手中。总之,接管是暂时的、甚至是无奈的,但只要能够恢复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那么,这种“公共损失”还是有价值的,也能够得到广大纳税人的认可。尽管如此,亚欧首脑却异口同声地质疑美国现有市场经济中的监管缺陷。尤其是对政府本身的透支行为和金融机构的道德风险行为等问题进行了一针见血地批评。如果今后这些问题不解决,其他国家对美国市场的信赖就会越来越弱,从而引发的资本大逃亡对美国目前赤字运行的债务经济结构将构成一个毁灭性的打击。这是美国政府不愿看到的。

问:我们知道,这些年国内金融界一直在提倡金融创新,而这场危机的爆发,可能恰恰在于创新的金融衍生产品。因此,我们不禁要问,今后我们还要提倡金融创新吗?

: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国家长时间以来,金融体系一直是在政府过保护(过度监管)的环境中生存和发展,金融资源配置过程中的风险都由国家层面来负担,比如,固定汇率制度,零利率政策,资本账户管理等,虽然它有利于企业在国际市场上发挥其价格竞争力,但是,因为中国金融机构和大量企业没有能在变幻莫测的价格世界中学会控制风险的本领,所以,当外国经济的局势发生变化时很容易受到影响而不会积极去找规避风险的合理方法。最近,中铁和铁建的汇兑损失就充分暴露了这个问题。当然,金融创新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得体,就会推动实体经济健康发展,相反,滥用创新工具,就会像次贷危机那样,严重破坏金融体系的稳定,从而迫使实体经济走入萧条的陷阱中。总之,现在东亚需要金融创新,正是因为长期以来缺乏金融创新的能力,才使得我们在境外的外汇资产运作绩效低下,严重制约了政府财政政策在国内的有效实施。另一方面,美国这场次贷危机给我们中国金融改革(如创新和监管制度的匹配等)确实提供了很好的反面教材,这将使得中国今后的金融创新能够少走弯路,发挥“后发优势”,为中国经济的产业机构转型提供更加切实可靠的支撑和服务。

问:在应对这场蔓延全球的金融危机中,中国可以扮演怎样的角色?我们又该如何防止金融危机影响到我国实体经济的发展?

:中国正在为恢复国际金融市场的“信心”,与各国开展积极有效的“合作”,通过共同的务实和及时的救市行动,来担负起中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的大国“责任”。比如,前不久,中日韩三国,与东盟其他国家一起,从自己外汇储备中拿出
了总额达800亿美元的资金,建立了多边合作模式的亚洲共同基金。虽然中国人均收入还很低,国内发展又不平衡,但是,中国还是和已经在OECD行列中的日韩一起,主动承担了基金80%的美元资产。它将在今后维护东亚地区金融体系的稳定中,发挥出比《清迈协议》的双边合作要更为有效的救市效果。至于我们自己如何应对危机的问题,我想最关键的还是要通过制度改革和环境建设,来纠正经济运行中扭曲的价格机制、激励机制和监管机制!否则,我们无法解决金融体系中暴露出来的信心缺失,惜贷挤兑,甚至贪污腐败等严重影响资金正常运转的深层次问题,也无法应对来自实体经济领域中对产业结构调整和扩大内需等刻不容缓的重大需求。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