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立坚的博客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常务理事、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中国经济国际竞争力创新基地常务副主任,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经济研究》匿名审稿人,比利时鲁汶大学应用经济系博士学位评审组成员、日本一桥大学国际共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四个难兄难弟走在一起——写在“金砖四国”首脑峰会召开之际  

2009-06-07 11:5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砖四国”合作的意义和可行性剖析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 孙立坚

  
   “金砖四国”领导人将于6月16日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行经济危机后的首次峰会,在9月第二次G20峰会前,这次会议的召开引起了各方的关注。其会议的主题,我想会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为了摆脱美国金融大海啸对本国经济的冲击,金砖四国首脑会共同呼吁改革现有的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和要求欧美政府和世界相关的国际组织加强对欧美金融资本的监管和金融服务中的风险提示和信息披露。由于信息不对称,金砖四国在这场危机中,因为外资的突发性撤离,对外贸易和国内投资急剧减少,所以造成了就业压力不断增加,经济增长迅速放慢的格局。这也带来了这些国家信心不足和社会和谐度下降的风险。立即摆脱对欧美市场的依赖根本不现实,当务之急就是让他们负起责任,尽快通过有效的救市手段来遏制危机的进一步恶化。同时,也要求欧美国家坚决抵制本国贸易和投资的保护主义倾向。
    其次,确立互相合作共同发展的关系。尽管这种关系更多的是来自双边,比如,货币互换,自由贸易协定,合作投资备忘录等,但是,统一的合作模式会产生较大的规模效应,会推动新兴市场国家相互之间的支持和协作,这对改变目前世界经济的失衡结构意义非同小可。
    第三,为了创造更好的合作环境,就历史上遗留的双边问题也会在各国首脑相互之间的会谈中很有分寸的涉及到。总之,金砖四国这次的会晤,是确立后危机时代,在世界经济的舞台上各国自己的发展模式和相互合作战略,这必将会引起世界各国对此高度的关注。


    事实上,“金砖四国”在后危机时代正在面临以下几个曾未经历过的挑战:
    首先,如何降低对美国的依赖是所有四个国家面临一个无法绕过的大问题。如果解决不了或解决不好,那么美国经济的发展命运还是依然会严重影响这些国家的复苏和繁荣。而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提高国内市场的消费能力——这涉及到相关的制度改善、产业升级、市场培育和文化引导!而这一切都需要时间,需要全社会的共识。无论从哪个国家来看,难度都很大,但是为了保证可持续的发展,必须面对这样的挑战。
    第二,开放的进程会加快,而承受外部冲击的能力未必得到真正的提高。俄罗斯和巴西都有过失败的教训,但是,经济发展的失衡问题还是会影响他们提高自己抗风险的能力。中国汇率制度和金融体系的改革并没有彻底完成,经受外部冲击的能力也有限,挑战的地方有很多很多。印度虽然开放程度高,市场化进程快,但是,要发展自己强大的产业,没有良好的投资环境是无法保证产业发展的持续性。局势的动荡和文化的冲突以及阶层制度所造成的激励机制的扭曲,都会在开放环境中更加凸现。这阻碍印度经济更上一个台阶。
    第三,金砖四国在后危机时代,是否会出现六国争雄、还是萎缩成仅仅两国繁荣的格局还很难说,由于这次国家的发展阶段还处于起步阶段,墨西哥、蒙古、阿根廷等国家的后发优势也不能小看。各自向前发展的意识非常鲜明,互相之间的竞争会异常激烈,由于市场布局和资源争夺在这次危机的洗礼后西方国家会变得相对谨慎,机会也有可能集中在制度建设和开放程度较高的两三个国家中。


    当然,对金砖四国而言,战胜了上述的挑战就是意味着抓住了机遇。庞大的发展空间,低廉的生产投入要素,潜在的市场的规模和政府强大的市场化推进的意识以及调控能力,都是在目前世界经济普遍疲软、复苏动力不足的情况下,金砖四国走出危机率先繁荣的法宝。尤其重要的是,这些国家在经历变革和融入世界的过程中,还是需要外力,而今天这一外力,可能就是他们自己的相互合作,相互促进。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中国和其他金砖成员国的积极合作态势对增强各个国家走出危机的信心和摆脱本国发展瓶颈的压力都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当然,合作是否能持续还要取决于金砖四国对共同发展的认识程度和求同存异、和平共赢的胸怀。

    最近,我们注意到金砖四国之间的金融合作正在步入一个新的阶段。中巴和中俄之间的货币互换引起了海内外人士的高度关注。而且,我认为,中巴模式的货币互换在金砖四国中可以得到更多的尝试,未来中俄的进一步合作可以向目前中巴模式靠拢,即使中印之间,如果没有其他的政治障碍也可效仿。这里就拿中巴为例(其他双边关系中也有类似性):
    首先,中国和巴西都是外向型很高的国家,双方的贸易结构存在较大的互补性,中国需要巴西拥有的丰富的工业生产资源(另外,俄罗斯有丰富的原油和军事技术资源、印度有丰富的服务和技术资源),巴西也渴望中国价廉物美的消费品。通过采用自己的货币进行支付,有利于走出贸易的低谷,而且,能够摆脱美元汇率贬值所带来的市场风险(其他金砖国家也有很强的脱“美元主导货币体系”的意识)。因为美国的“双赤字”问题和金融机构的救市行为必然导致未来美元的疲软成为一个长期的趋势,而中国和巴西则是被世人瞩目的高速经济增长为特征的金砖四国成员,所以,不断扩大的经济规模在伴随美元不断的积累过程中就会时时刻刻遭遇本国财富流失的挑战。显然,采用这种自救方式也是摆脱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疲软给两国造成的负面影响。

    第二,尽管各国持有的对方货币与美元相比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但是,双方都非常希望到对方贸易伙伴国家进行投资。这样,贸易所带来的对方国家货币的流入又与到对方国家投资的货币流出相平衡(贸易和投资所组成的双边国际收支保持平衡),所以,从总量上看,近期不会存在持久地、大量地对方货币的头寸盈余,也就没有令我们担心的货币储备和金融投资功能缺乏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两国政府对推动货币互换的“双赢”效果充满自信的原因所在。
    第三,由于这两个国家都具有较为强劲的增长潜力,对全球(不是中巴双边)而言,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这两个国家都是一个资本纯流入的国家,两国货币都具有趋势性对美元增值的态势,而且,投资回报率也会高于其他地区,所以,即使中巴之间国际收支不平衡,只要保证自己本国的价格体系和金融体系的稳定,替代美元的机会成本不会很大。这也是为什么在稍前伦敦20国世界金融会议前,中国公开呼吁用其他货币代替美元做国际储备货币地位,而巴西则在伦敦峰会期间,直接的向中国建议,用中国的人民币和巴西的雷亚尔做结算货币,抵制和抛弃美元的理由所在。
    另外,对中国而言,还有以下几层特殊的意义:通过货币互换,建立起全球的人民币“外部网络效应”:比如,就“结算”这件事来说,目前在经济全球化和金融全球化的环境中,我们都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瞎折腾,去要求自己的经济伙伴采取本国货币结算(而不是像现在这种双边的货币互换),非但推动不了,而且增加了对方换汇的成本,反而使得转嫁到自己国家的商品价格和资本成本不断增大,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局?就是因为对方都已经习惯把自己国家的货币或美元拿在手里,好比今天大家都离不开微软视窗(本币或美元)一样,突然间,要阅读“苹果”系统的文档(人民币),那就得额外花费一些成本去另外买一个在微软视窗(本币或美元)环境中运行的特殊阅读苹果文档的软件(人民币),才能解决问题。这有多么的不方便,这就是网络的外部性!如果我们的货币还没有形成网络的外部性——没有到了离开人民币结算,人们就会感到多么的不方便的地步,那我们首先要做的不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事情,而是利用中国经济的规模性,乘现在欧美经济都在深度调整的时候,推进人民币结算的“网络建设”。货币互换就是一种手段,尽管是双边的,但双边范围的增加,就会渐渐形成人民币“交流”的氛围(自己持有的各国货币足够的多还可以对冲单个货币引起的市场风险)。
    不过,从人民币国际化意义上讲,今后主动形成对巴西和其它伙伴国的贸易逆差,有利于人民币更多的输出;而要保证人民币真正的走出去,还是要强化人民币的储备功能和金融投资功能,从这个意义上讲,资本市场的完善和开放就显得越来越重要,今天中国政府正在朝着这个方向有序不乱地向前迈进。
    需要指出的是,对没有这样互补的贸易和投资结构,伴随实物往来的“货币互换”可能弊多利少。总之,金砖四国的货币互换不同于中国以往签署的货币合作协议——仅仅是单纯的央行之间进行的货币互换(比如中俄之间目前的合作方式),以提升金融危机对各自国家冲击时候为保证本币的稳定央行的市场干预能力,所以,这样的货币互换对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推动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7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