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立坚的博客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常务理事、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中国经济国际竞争力创新基地常务副主任,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经济研究》匿名审稿人,比利时鲁汶大学应用经济系博士学位评审组成员、日本一桥大学国际共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民主党能改变什么  

2009-08-31 22:1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主党拯救日本经济任重道远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 孙立坚

 

当日本民主党今天以绝对的优势赢得了决定日本国家命运的众议员大选后,这就意味着日本将结束二次世界大战后半个世纪以来由美国倾力打造的日本自民党的执政时代,开始步入一个寻求“自强”和重视“民生”的政治与经济的探索时期。正是民主党的这一政治理念迎合了日本社会“求变向上”的迫切心情使其站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最高政治舞台,同时,也将缺乏治理国家经验的民主党自身推到了金融大海啸还没有完全退潮的“风口浪尖”上。仅从未来日本民主党所要面临的经济发展失衡格局所带来的挑战和现有民主党应对挑战的经济改革手段来看,深感民主党要向海内外拿出一份“合格”的业绩,从而建立起自己治理国家的威信,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从某种意义上讲,今天民主党的胜利意味着日本社会对当前政治经济管理的体系严重“不满”和对民主党执政后生活会越变越好的热切期待,但是,如果将来这一最后的期待无法付诸事实的话,那么,不要说政权还有可能回到具有丰富执政经验的自民党手中,而且,更为可拍的是日本国民将会对自己国家的这种打打闹闹的“小儿科”政治体系完全丧失信心,从而导致日本有实力的企业因为大量“移师”外国而造成国内产业进一步的空洞化,日本国民的财富也会利用经济和金融全球化的大环境而大量流出日本,以寻求安定繁荣的外部投资环境。

自民党今天退出执政半个世纪以来的政治经济舞台,其原因虽然有多种多样,但是,泡沫经济崩溃以后经济振兴的措施不当、绩效疲软是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原因。而且,让自民党无能为力的因素,不仅是主观“努力不够、方法不多”造成的,有很多是日本社会经济结构的客观因素所决定的。这样的结构是否可以通过政权的交替就能加以解决,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事实上,自民党的失败的起点是从对泡沫经济崩溃问题的处理不当上开始的:这表现在危机发生的初期阶段,为了延续日本企业创造东亚奇迹过程中所形成的“年功序列和终生雇佣”的企业制度和文化,自民党对危机的严重性认识不足,当时,一方面通过自己宽松的货币政策和降低税负的做法来帮助一些龙头企业和金融机构渡过它们所认为的“暂时”的难关,导致了后来日本政府财政严重赤字的结果。而另一方面,当时,日本政府又鼓励企业自身要“齐心协力”,走出经济周期调整所带来的低谷阶段,但却忘记了结构调整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因为这不简单是一个经济周期调整的问题,而是一场危机后所暴露出来的日本深层次的结构失衡问题。结果,当初自民党主导的“同舟共济”的做法,非但没有让国民看到经济复苏的迹象,反而却使更多的企业背上了沉重的泡沫经济崩溃所带来的债务包袱和由此引起的经营能力严重萎缩所造成的利润滑坡。后来,日本企业不得不通过大面积的痛苦裁员来维持自己的生存。最终,社会积累的越来越多的不满,迫使自民党还是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并依靠自己对前期改革失败的教训和 “独家的信息”,推出了比其他党派更为具体的结构调整的振兴计划,从而暂时让日本国民从失望的低谷中看到了未来复苏的一丝希望。可是,结构调整需要时间才能逐步体现其成果,而结构调整所带来的立竿见影的失业压力和自民党官僚体系所控制的利益集团的改革阻力等,让没有充分心理准备的日本国民再次增加了对自民党政治管理能力的不信任感。更何况在改革过程中,自民党没有及时重视市场化改革所带来的越来越严重的收入不平等的扩大问题,这也是这次改选中,民主党提出重视平民生活的执政理念受到广大日本低收入阶层的大力拥护的一个重要因素——他们以自己亲自出来投票的方式(大众选票率创造了十多年来的历史新高)阐明了自己厌恶自民党“救富不救贫”的政策体系(从研究“日本经济”的角度来看,更准确的应该是日本自民党关注的是“供给”方面的问题,如提高企业竞争力等,而“需求”则认为是随之而来的产物,只要和国外搞好关系,保持出口渠道“通畅”即可以为日本国民带来财富增长的效应,因此,自民党认为增加消费税来平衡政府对企业的减税的做法是最好的选择。但这却遭到了日本国民的强烈反对)。尽管后来自民党的安倍前首相也已经意识到民生问题对政权信赖性的恢复至关重要,可惜“美丽的国家”还只停留在口上,自己却因为个人行为的不检点而被迫退出了政治舞台。后来自民党的几任首相,相比前任的政治威信都要弱得多,再加上美国金融大海啸对日本经济这个对外依存度很大的国家的巨大冲击,使得自民党为了维持经济现状不再继续恶化,而一直疲于奔命却没有实质性的效果。这最终使得日本大众对日本历任自民党的“改革承诺”和 “政治能力”越来越不信任,而民主党虽然没有执政的任何经验,却坚持“重视民生、改变官僚政治滥用纳税人财富”等的政治理念而深得日本社会上下的人心。

不管怎样,这里想指出的是日本民主党目前治理国家的政治理念是希望倾听到更多“民声”的党员能够参与到决策体系中,而摆脱自民党少数官僚执政所带来的远离 “基层社会”治理国家的格局,甚至要摆脱自民党不听“民声”,而听“美声”(政治上依附于美国)的“坏习惯”。这样一来,今后政治管理决策体系可能出现的膨胀和臃肿,再加上,日本经济客观上“对美市场”依存的经济结构,尤其在目前金融危机的阴影依然笼罩下的日本社会,要想“有所为”真是很难。我们看到,民主党首领鸠山想通过大刀阔斧的裁剪自民党所启动的“形象工程”的预算和精简政府机构办公人员的数量来缓解日本财政债务累累、入不敷出的困境;另一方面,也想通过加强对亚洲的合作,来拓宽日本企业出口的第二条道路,而不是唯一依赖美国市场。尤其需要强调的是,鸠山政党想通过改善民生刺激内需的政策来开拓一个让日本经济自强的发展模式。

但是,今天在危机阶段自民党所启动的日本大多数刺激经济的计划正在对经济复苏发挥积极作用,民主党在这个时候来减少政府不要必要的开支以支持诸如儿童免费教育、医疗改革等社会保障计划的实施是否可行——也就是“失业问题先放一放,激发内需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应该先行”的这种重视“家庭”(需求)的做法,是否真能起到实质性的效果(自民党冷嘲热讽这种改革模式是奢侈、浪漫的做法),这将是鸠山执政后“兑现”自己选举中“承诺”所带来的第一个巨大的挑战。另外,尽管日本目前经济的复苏确实朝着鸠山先生所期待的方向发展——对中贸易顺差已经超过了目前的美国市场。但是,中国市场是否真正能够长期替代美国的市场来支撑日本经济的强劲复苏,或者老人化加剧的日本经济能否形成一个有活力的内需市场,还很难说。而且,日本是否能改变战后和美国签署的安保协议的政治框架,走出一个“独立的、多元化的、以我为主” 的政治体系,这不是简单可以“顺应民心”就能实现的目标。总之,民主党要拯救今天“步履蹒跚”的日本经济确实任重道远。



  评论这张
 
阅读(130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