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立坚的博客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常务理事、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中国经济国际竞争力创新基地常务副主任,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经济研究》匿名审稿人,比利时鲁汶大学应用经济系博士学位评审组成员、日本一桥大学国际共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不能盲目乐观  

2010-04-28 09:39: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不能盲目乐观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 孙立坚

 

世界银行周日一致通过了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投票权3.13个百分点的改革方案,依据此改革计划,中国的投票权仅次于美国和日本,将超过德国、英国和法国。虽然该方案中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整体投票权只增加了3.13个百分点,达到 47%,但是,中国在世行的投票权却从2.77%提高到4.42%,很多内外媒体都齐声赞扬这是中国的胜利,是中国经济今天实力非凡、一花独秀的真实写照。我注意到一个非常值得回味和有趣的事实,那就是我们常常会认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要寻求自己的权利有何等的艰难,发达国家尤其是欧美掌控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根本不愿意别人来干预它们的决策,更不愿意看到另外“结对”跟现有的决策机制“对着干”的行为,但是,这次不同美日国家积极赞同增强中国的地位。难道真是像境内外媒体高歌中国经济今天已经强大到连美日这样的经济大国也不得不让步三分的程度?打造世界的实力真得是靠我们的财力和今天经济规模的体量(仅次于美日的第三大世界经济体)所决定的吗?

我觉得对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够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很容易让不沾边的“虚荣心”冲昏了我们的头脑,最后使得我们的发展承担了本不应该承担的巨大成本。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迅速发展的日本经济曾经给美国的霸主地位构成了很大的“威胁”,日本国内也感到替代美国经济地位的强盛时代的降临仅仅是一个时间的问题。结果,不管是美国有意(通过强压日元升值的“广场协议”)让日本走向了泡沫化,还是日本自己操之过急想登上世界霸主地位的美梦却让它自己陷入了一个难以摆脱的危机困境——所有这些经验教训都应该成为今天中国在全球化环境下制定提高自己经济实力的发展战略的时候引以为戒的最好教材。

事实上,今天美日力推“中国出山”,承担大国责任的做法完全不是自己走到绝路的一种尴尬的表现,而是在调整金融危机所带给自己的各种庞大的压力面前的一个“最优”的选择,至少和中国构成了一个双赢的格局:

首先,美国方面并没有失去在世界银行的领导地位,它只要利用好它对世界银行的控制能力,即把握好方向就行,至于把掌舵的辛苦工作交出去,同时又能够减轻自己或自己的盟友过去支援世行所造成的财政压力的好处(因为今天日本和欧洲经济没有摆平对美国经济复苏的影响更大),它当然愿意“推出”今天被认为最富有的中国(在美国“中国威胁论”的声音今天不但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大)来承担本应该它承担的义务,从而构成一个对它来讲十分希望看到国际事务分工的新格局。前一阶段美国所倡导的美中G2格局的思想就已经释放了美国这种战略转变的新思路。当然我们不希望看到用我们的“钱”去为美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地位的不断提升(别忘了它还是“老大”的地位)而“贴金”这样一种具有讽刺意义的结果。

其次,发达国家今天越来越认识到,全球化环境下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的依赖性不仅没有减弱而且是越来越强,所以,今天自己本土的萧条直接导致了依靠自己发展的经济相对落后国家的动荡,无论是以希腊为代表的“病猪国家”(PIGS),还是以泰国红杉军为代表的贫困阶层的暴动,都是来自于本国经济发展的减速以及由此引起的利益冲突所带来的经济和社会危机的严重后果。如果不能够及时对他们伸出援助之手,控制经济倒退的格局,那么,世界经济的复苏就会因为在危机前帮助过它们的金融机构和生产企业今天无法得到它们应有的回报而让全球市场变得更加恐慌和动荡不定。于是,选择自己拿出本国纳税人钱的一部分去支援贫困或经济相对落后国家,从而赢得或保持发达国家的世界声誉或霸主地位,还是通过志愿第三方组织,比如,向世界银行或IMF出资,从而通过它们去评估或管理援助的对象和资金——这样做虽然没有双边支援的好感度高,但是却能大大缓解国内纳税人的反抗声音,现在看来美日明显的将自己的双边援助战略转向了通过第三方组织的做法。这样既可以直接减少外援所产生国内政治交易的成本,也可以降低资金运作所需要的评估和管理成本,更可以通过推高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地位来吸引中国和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的投入以减少美日自己的外援负担。后者在今天美日经济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更需要自己释放外部的负担来增加救助国内经济的筹码。

第三,世界经济乃至国际关系格局的再平衡,也让美日意识到联手推高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话语权,还是维持现有不怎么听话但又对美日构成巨大竞争压力的欧盟地位,已经不再成为一个两难的选择,而是目前选择“赶走强手,引入弱者”的生存战略可能是保全美国在今天调整危机冲击恢复自己世界竞争力地位所必须做的一个“合理选择”。在提高中国控股地位这个问题上,欧洲的心态应该是十分复杂的:一方面,降低希腊等国对欧盟的冲击,欧洲需要在世行的地位,以此能够争取到更多的资源来帮助给自己添乱的东欧或中欧等国家走出困局,从而减少自己的负担,但另一方面,实在是力不从心,深感“没有免费的午餐”的残酷性。支持中国,让中国承担更大的义务即是一个无奈的选择,也是今后要求中国负起更多责任所需要给中国今天一个“友好”的姿态。

总之,简单地把今天中国在世界银行控股地位的大幅提高认为是中国一家的胜利,或者刻意放大中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形象的提高,都是会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产生不利的影响,有些甚至会被一些别有用心的政治利益集团钻了“空子”,让我们放松了中国经济正需要更加努力、强化技术实力来积累财富,从而提高自己应对内外冲击的能力,以实现真正强国和在国际舞台上可持续的大国地位这一货真价实的目标追求。一句话,我们不能盲目乐观,应该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地位提升”,用它来捍卫中国经济的利益和帮助真心诚意地支持中国经济发展的其他贫困或落后的国家与地区。


 

  评论这张
 
阅读(180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