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立坚的博客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常务理事、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中国经济国际竞争力创新基地常务副主任,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经济研究》匿名审稿人,比利时鲁汶大学应用经济系博士学位评审组成员、日本一桥大学国际共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老是由他们说了算?!  

2010-04-29 22:5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老是由他们说了算?!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 孙立坚

 

近两天欧元继续因为希腊主权债务问题受到打压,国际金融市场的投机力量也常常利用希腊材料去寻求短线收益。所有这样动荡的表现都会对长期投资布局和实体经济的复苏带来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对“笨猪四国”(葡萄牙、意大利和爱尔兰、希腊以及西班牙)中的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主权债券的信用下调之前,作为欧盟组织核心支柱的德国,好不容易最大限度的协调了国内外的反对声音,出于地缘政治和区域经济规模性的考虑,联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政府发表了援助希腊的救助计划,尽管市场没有看到切实的资金投入和由此带来的希腊等国的基本面变化,但市场还是出现了可喜的反弹,收复了欧元弱势的“失地”。可是好景不长,人们熟知的标准普尔等国际知名机构的信用下调的“机构判断”一出现,立刻就把德国和IMF救助所带来的利好消息冲击得一文不值。从这个事实中,我们能感悟到今天欧元被希腊问题绑架的悲哀,也充分意识到美国金融机构“话语权”在危机中却丝毫没有减弱的态势——它向国际金融体系的改革提出了莫大的挑战。针对以上的这些状况,我想提出几个值得我们近期关注的问题:

首先,超主权国家的援助计划有多大的效率能及时挽救希腊问题所带来的流动性“挤兑”的行为(希腊因为国际资本的离去而完全失去了融资能力)。在94年墨西哥危机和97年东亚危机爆发的年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因为过于强调抑制道德风险的问题,让已经无法接受改革冲击的受害国去进行比正常国家还要苛刻的经济改革和宏观经济治理措施,这种做法不仅受到当事国极大的不满,也受到了像美国和世界银行这样的首席经济学家的严厉批判。很多地区因为对IMF救助效率的不满,而形成了自己本地区危机救助的“资金池”,比如,亚洲货币基金等。所以,这次德国为了寻求IMF的支援以说服国内反对力量的做法,自然给市场又蒙上了一层阴影。相反,美国金融风暴最厉害的关头,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却能力挽狂澜,解决危机中金融机构最需要的流动性,以防止因为流动性的萎缩而造成市场进一步的动荡,由此造成更加严重的恶性循环问题。所以,当市场一旦发现希腊问题严重化后,就立刻开始对缺乏效率的现有的救助计划产生怀疑,从而造成欧元“自卫性”的离场结局。

其次,欧盟政府无法放弃盯住通胀目标单一货币机制这种“固执”,又增添了市场对欧盟政府是否能够及时投放欧元以帮助希腊等国共渡难关的坚定程度产生了怀疑;这样问题拖延得越久,希腊问题就会变得越严重。另一方面,市场又感到德国和欧盟政府不可能甩掉“包袱”,让自己轻装上阵,直到问题严重到不得不解决的时候,欧盟才会背水一战,那时流动性放松的程度足以让市场感到欧元不可逆转的“大贬”趋势,所以,希腊问题一有风吹草动,市场就会自卫的向美元逃避,寻求资产价值稳定的避风港。于是,有人甚至认为,美国利用自己金融机构在全球的话语权优势,来达到削弱自己竞争对手的目的,以此保证美国高债务结构不至于因为被害怕美元大幅贬值的资本流出现象所拖垮——如果真是这种“阴谋论”(看上去像“阳谋”,因为某种程度这是美国金融业国际竞争力的一种表现)存在,那么,当美国没有完全摆脱金融危机的困扰,回到修复“双赤字”(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所需要的经济增长的轨道上的时候,欧元的动荡就会因为像希腊这样累赘的国家问题的不断出现和市场形成的“美元保卫战”而变得扑朔迷离,时隐时现。

第三,信用评级的权威性虽然一直受到欧盟等国的质疑,但是,当今天欧盟体系自身的缺陷(政治的联合目标让经济同步发展的模式承担了巨大的代价)无法加以解决的前提下,当欧美监管部门无法清算在美国“次贷危机”中这些信用评级机构上演的一出出包装衍生品的道德风险闹剧的情况下,当欧洲信用评级机构没有品牌和业务上的比较优势的时候,市场宁可保守地去相信美国这些信用评级公司的判断,也不会听从欧洲和希腊等国当事人“叫屈”的呐喊。甚至美国政府都会意识到这是美国维护自己国家利益,提升自己国际竞争力所不能放弃的“法宝”,所以,美国政府是没有动力去“迎合”欧洲或其他国家从心底深处所喷发出来的对这些信用评级机构火上加油做法的强烈不满。

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了美元主宰国际货币体系的危害性,但我们也应该去反思一下为什么在化解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对已经变得脆弱的国际金融市场造成莫大伤害问题的时候,美国信用评级公司却不断下调这些问题国家的信用级别,这种做法对想极力化解希腊问题负面影响而启动的外部救助计划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呢?

我认为,今天除了要改革现有的国际货币体系之外,还要联合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各国政府和国际上各种的监管部门来控制和抑制已经暴露出问题的美国信用评级结构的“话语权”,至少要责成他们加入未来在受到救助后经济基本面好转的客观分析,而不能让他们只利用现在希腊等国已经陷入的恶劣状况,来刻意炒作和放大其未来负面影响的做法,以达到他们的“利益集团”借此机会获得“暴利”的不良动机。

  评论这张
 
阅读(23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