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立坚的博客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日志

 
 
关于我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教授,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常务理事、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中国经济国际竞争力创新基地常务副主任,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经济研究》匿名审稿人,比利时鲁汶大学应用经济系博士学位评审组成员、日本一桥大学国际共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金融市场为什么会那么“脆弱”?  

2010-07-06 10:5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融市场今天为什么喜欢“凯恩斯”?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 孙立坚

 

今天当欧洲宣布财政缩减计划、美国政府配合欧盟启动银行税、中国政府进行房地产市场的整顿、敦促自己的银行业利用股票市场的融资环境来充实资本金和汇率制度市场化改革的时候,为什么国内外的股市、债市、金价、油价等会变得那么敏感,跌跌不休(即使利好的市场消息出台,也是昙花一现,无法持久)?为什么已经出现“流动性过剩”的美元会再次出现由避嫌资金带来的增值“泡沫”?而且,我认为,近期这种市场脆弱性的表现,又可能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的机制,至少我们已经看到欧洲银行业因为欧元大跌所产生的资产负债表的恶化使得刚刚平息的欧洲金融体系可能再起波澜,连奥巴马近日也表露出欧洲的动荡会波及到美国复苏的进程这样的担忧。

不管怎么说,今天当全球的政府开始处置救市第一阶段所带来的流动性泛滥可能导致通胀或资产泡沫问题的时候,尽管形式不同、程度不同,但是,各国政府实际意义上开始表现出的“退市”行动(“升息”只是这种退市行动中最鲜明的标记之一),给还不具备自身造血能力的市场带来了极大的不安。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市场离不开“凯恩斯”(政府救市行为)的心态着实给各国政府带来了“两难”的选择:继续大力度的扶持市场会更加触痛纳税人的利益,尤其是西方国家具有纳税实力和承担高额纳税负担的都是高收入阶层和决定选举结果的利益集团,当他们看不到救市结果的时候就会形成更大程度的抵抗势力来反对现任政府干预市场的“凯恩斯行为”;即使某些国家纳税人的政治影响力不是很大,但长时间政府的救市行动,会弱化一个国家市场经济的活力,会加重这次在欧洲已经暴露出来的债务危机的风险。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在当今这个世界经济低迷的状况下,政府救市力度的减弱,不仅不能看到市场自身活力的复苏,而且,市场信心的恶化和避嫌情绪的增加会使得前一轮刺激经济的效果大打折扣,甚至付诸东流。

中国政府可能“深谙此理”,正在基于深入调查的基础上,努力“孕囊”着新一轮的、有效的经济刺激计划,而欧美政治决策机制的“民主化”和“透明化”特征,使得他们必须在协调好各方利益的基础上才能推行新一轮的刺激计划,所以,常常表现出来的现象是救市计划滞后、力度不够的问题。这一点,尤其在最近我所浏览的、由美国前财长保尔森所撰写的《峭壁边缘》一书中被阐述得淋漓尽致。不过,我担心的是,只有中国一方面“快节奏”的救市行动,尤其在今天经济全球化和金融全球化的时代,可能会使我们这种干预的各类成本都会大大增加。

作为一个和今天中国政府的行动形成鲜明对照的案例——也许他们很不成功,也许现在这种“退市”做法,会让他们的经济雪上加霜——那就是欧盟政府在危机中所表现出来的不作为现象!这有可能会导致该地区的经济更加不透明、不稳定。看上去,在这一轮危机中,欧盟政府和英美日大经济体相比,更表现出“放任自由”的市场理念,但实际上所产生的结果不比他们自己在经济稳定时期所推行的高福利社会要好到哪里:从一开始欧洲债务问题凸现的时候,需要货币政策改变以往盯住通胀的单一原则的货币政策机制,通过不断降息和注入流动性的干预办法来缓解市场恐慌对已有债务的更加负面的冲击作用(希腊等国家后来事实上完全失去了自身在金融市场上的融资能力),但欧洲央行没有这样做,欧盟政府也不支持这样的救市做法,因而错过了控制债务危机扩大的最好时机,后来由于欧债问题未决,美国对冲基金盯上了被市场普遍认为风险较高的欧元资产,做空欧元和随之而来的市场羊群效应,让本来完全可以和欧债问题割裂开来的欧元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抛盘打压行动,此时,我们再次为欧洲政府的无为而感到失望,本来完全可以通过加息来保卫欧元,避免自己的金融体系受到汇率风险的冲击,但最终“放任自由”的结果不仅导致了欧洲金融体系未来不确定的发展命运,而且也对世界经济的复苏和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更让我感到吃惊的是,今天欧洲遭遇到“债务危机”和“货币危机”这样“双子危机”的冲击下,不仅政府没有“逆向操作”,去保卫正在遭到冲击的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反而去“大谈特谈”财政缩减计划,结果让脆弱的市场失去了恢复体力所需要的政府这座暂时的靠山。所以,我们才看到了上文开头所描述的市场消沉的景象。的确,欧洲政府的高福利行政运作机制是导致了它们在危机冲击面前的脆弱表现和进一步诱发危机的根源所在,不根除这一病态制度,财政平衡的可能性就根本没有指望。但是,这一切问题的解决,都应该让“市场”这个病人恢复过来以后再去校正“大政府”的低效和腐败等问题,现在开始反省自己过去“乱花钱”的过错而撒手不管病人的做法,可能是一种更加可怕的“渎职”行为。

总之,我感到今天国家要解决“大政府”和“市场放任自由”所带来的“两难”问题关键在于政府能否找到一个扶持市场打造新一轮经济增长的模式,而市场又是否能在新一轮经济增长模式中达成高度的共识!如果没有增量的发展,而只能在存量上作些“分配”和调整的工作,也就是说仅仅靠“收入再分配”的政策来刺激内需,而忽视企业技术创新、打造新一轮增长方式的“供给能力”的培养(它比政府的产业政策可能更为关键),那么,国内产业的空洞化(金融泡沫化)和国外贸易摩擦不断升级问题就会变得越来越严重,而且,加上各国政府宏观干预政策存在严重的“不对称性”,更会加剧一国问题的恶化程度和对世界经济负面影响的程度,使得全球经济复苏的周期变得更加漫长和扑朔迷离。

 

  评论这张
 
阅读(228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